第十章仙人的記號

    王月如看到於洛來了,也不哭了,自己麻溜的從地上爬了起來,用手捂着臉急切的問道:「洛,你是不是給我送錢來的?」

    陳意浩一聽,看着她的眼神也多了一絲迫切。

    王月如兩邊臉都又紅又腫怎麼都捂不住,加上頭髮也被扯得像個雞窩,狼狽得不忍直視。

    於洛看得心中那叫一個爽啊。她毫不掩飾自己幸災樂禍的目光,愉悅的開口:「錢?沒有。我是來取我的身份證的。你那天拿去開房,身份證還沒有退我。」

    王月如一聽她不是來送錢的,氣得眼睛通紅,眉毛幾乎都豎起來了,扯着喉嚨吼道:「你特麼什麼意思?說好的今天借錢給我,為什麼要反悔?!」

    於洛彎唇笑了:「沒有什麼意思,就是突然心情不好,便不想借你了。」

    「你……」王月如瞪大了眼睛,她如夢初醒——原來於洛那天說借錢,就是在耍她!

    陳意浩聽了於洛的話,也是狠狠一震。他看着她的眼神也是憤怒到極點:「於洛!你到底在發什麼瘋?」

    「說實話我的心最軟,看到別人被打成豬頭的樣子實在不忍心看啊怎麼辦。要不,陳意浩你上個月初才在我這裏拿了一萬塊錢,我不要了,你還給她?好,就這樣,快點將的我身份證拿來吧,我要趕快離開。」於洛真是連多看他們一眼就噁心得不行,不想跟他們廢話。

    「你這個賤人!」王月如聽了只差氣死,她喘着粗氣吼道:「我呸!誰還給你收着身份證啊?有也直接扔屎坑!是不是你給她們的鑰匙?一定是你,一定是你!你特麼設計陷害我!」


https://twm.bixiale.cc/%E8%B1%AA%E9%96%80%E9%87%8D%E7%94%9F%EF%BC%9A%E7%B8%BD%E8%A3%81%E5%A4%AB-90360/29.html

    於洛笑了兩聲:「借你錢還罵人,真是不知好歹。不錯,鑰匙是我給的。不過如果你是只好鳥,她就算有鑰匙進來又怎麼會教訓你?不過這次她們出手好像還不是很狠啊。好想看到你再次撞到那幾個女人的手裏的下場!」

    她心中知道惹怒了的王月如,一準是不會給自己身份證的,所以在王月如發狂撲上來之前,轉身出了門。

    陳意浩追上來,在她身後沉聲問:「於洛,你什麼意思,是不是我們之間真的斷了?」

    於洛轉頭上上下下再仔細的掃了他一眼:「你是你,我是我。以後不要在再提我們兩個字!」

    「你是不是誤會了什麼?」陳意浩也看出這一次於洛不同於以往的決絕,到底是牽手兩三年的戀人,他在她面前第一次在眼底出現了一些複雜的情緒:「其實我對你的心……不會因為你這次事情有改變的。」

    「如果你還有心。」於洛忍不住譏諷的笑了:「就善待需要你善待的人。」

    雖然她是一點也不憐憫王月如,但是一個女人懷着孩子,作為男人的陳意浩竟然能當着面看着自己的女人被別人打,這簡直渣得不能再渣!一想到她以前那麼喜歡他,心裏就像吃了翔一樣的噁心。

    還好他與她之間,始終橫了一個王月如。她上課打工空餘時間本來就不多,空閒時王月如又與她形影不離,好幾次他想對自己做點什麼親密的事情,都被王月如在場沒有得逞。連親吻都沒有過一次,最大的尺度就是有一次她小腿受傷他抱她上樓,在身後王月如視線看不到的地方,他在她耳朵上飛快的親了一下。

    或者是聽懂了於洛的話,又或者是怕身後的王月如看到,陳意浩沒有再說什麼。

    於洛出來後直奔警局戶口中心。掛失身份證,再重新辦理。但因為時間問題,她只能拿了一個臨時身份證,正式的需要下周才能取到。

    於洛準備了兩天。周日晚上收拾東西的時候,被龍小璋問起來,不好意思的笑了笑:「嚴老師說要帶我出國去參加學術交流會。」

  

相關:王權之盛夏的雄風 青春啊,你慢些走 不良嬌妻有點甜 這個魔帝不差錢 天仁 
最新更新
語言選擇